山西省煤炭厅副厅长胡万升披露了山西省煤炭去

作者: 公司文化  发布:2019-11-25

点击标题下「秦皇岛煤炭网」关注!

图片 1

煤炭这个昨日的“黑骏马”,一时之间竟沦落为了“丑小鸭”。

煤文化.CoalCulture.

产能过剩加上需求低迷,煤炭企业的发展遇到了寒冬,出现了价格倒挂、亏损增加、职工困难等现象。

传播时代声音,服务中国煤炭百千万人!

7月13日,煤炭大省——山西由副省长王一新带领的同煤集团、山西焦煤、晋能集团、潞安集团、晋煤集团、阳煤集团和山煤集团等“省属七大煤炭集团”董事长以及两家大型民营煤炭企业负责人在北京金融街进行路演 。

山西省煤炭厅副厅长胡万升披露山西煤炭去产能目标,“今年率先退出2000万吨,2020前退出1亿吨以上。”这一目标占全国煤炭去产能目标的十分之一左右。随着供给侧改革的推动,山西煤企的竞争力和盈利能力将大幅提升,山西副省长称,“当下正是投资界进入优质煤炭企业的重大机会。”

路演全程由王一新亲自主持,国家能源局煤炭司、煤炭工业协会、交易商协会等多部门领导均现场出席,路演介绍了山西省煤炭供给侧结构改革措施、煤炭企业科技创新、清洁绿色发展以及主要煤炭企业融资等的情况。

今日,山西副省长王一新携山西省9家大型国有和民营煤炭企业赴京路演找投资。在路演推介会上,王一新坦言,“煤炭产业对山西太过重要。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煤炭产业仍然是我们山西人安身立命的根本。现在这个根本遇到了困难,不能置之不管。”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路演人气旺盛,在“山西煤炭产业发展专题推介会”现场,容纳约500人的大厅爆满,还有近百人站在会场参加路演。

一直以来,山西省致力于产业转型升级,但转型艰难。山西省煤炭厅副厅长胡万升披露了山西省煤炭去产能的数据,“今年率先退出2000万吨,2020前退出1亿吨以上。” 发改委主任徐绍史曾在今年夏季达沃斯论坛上表示,今年要去掉煤炭行业产能2.8亿吨,到2020年,煤炭行业将减产5亿吨,并减量重组5亿吨。

来自国开行、进出口银行、国有五大行、股份行、城商行、四大AMC等机构的高管带队参加,还有近百家来自信托、券商、基金的人士。

此外,胡万升表示,山西省煤矿数量也将由目前1078座减少到900座以内。期间原则上停止核准新建煤矿项目,停止审批新增产能的技术改造项目,不再进行煤矿生产能力核增项目审批。

王一新在会场坦言,路演本来是企业的事,他之所以参与策划并“站台”,是试图通过这个会,“能够拨开笼罩在煤炭上的重重迷雾。使投资者能够客观、理性地看待煤炭产业,做出客观理性的投资”。

数据显示,山西煤炭企业6月初库存较年初减少1234万吨,减产比例达24.73%。与去年同期相比,山西煤炭产量减少4131万吨,下降11.1%。这表明煤炭市场的供求关系正在发生积极变化。

1煤炭融资承压

尽管如此,由于经济增速下滑,需求降低,加上环保方面对碳排放的重视程度急剧上升,煤炭行业在投资者眼中已由于昔日的“黑骏马”沦落如今的“丑小鸭”。

一开场,王一新就表示之所以策划这个路演,是因为煤炭对于山西太过重要。“在未来的相当长时间内,煤炭仍是山西最重要的产业,是我们山西人民安身立命的根本。

根据王一新说法,目前金融界对煤炭行业有三种态度有,“第一种是看不清楚形势,那就远离你,抽贷压贷,减少规模,上收权限,煤炭企业发债一概不买。”第二种态度是照顾到国家支持实体经济的政策,照顾到地方政府的面子,以及企业过去的交情,不压也不新增,继续保持存量不变。“能够认识到当下正是进入优质煤炭企业的重大机会”的第三种投资者只是少数。

在王一新看来,由于经济增速的下滑,需求的放缓,加上环保行业对碳排放的重视,以及各种唱衰煤炭的声音想起,煤炭一下子被各种力量逼到了悬崖的边缘。煤炭这个昨日的“黑骏马”,一夜之间沦落为了“丑小鸭”。

实际上,山西省属7大煤企与银行业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中国银监会山西监管局局长张安顺在推介会上披露了一组数据。截止6月底7大煤企全省银行业全口径融资7275亿元,同比增加331亿元,占全省银行业各类融资总额的21%,融资总量稳中有升。此外银行业还为7大煤企贷款基本实行基准利率,部分银行给予存量贷款下浮10-15%优惠,降低煤企融资成本。

与此同时,煤炭企业的销售量价齐跌,效益下滑,投资者也开始对煤炭企业发行的债券敬而远之。王一新称“一些负责项目投资的投资经理跟我讲,他晚上都睡不着觉,担心自己的哪一单会收不回来。当年给他们带来丰厚回报的煤炭产业,现在还能再‘爱’吗?”

王一新表示,2020年,推进国有大型煤企分离办社会职能工作将完成,将再次大幅降低国有煤企成本。并在煤炭价格下行的背景下,山西省各级政府将全面清理规范涉煤收费,大幅降低企业负担。

于是,金融投资者的态度开始分化,有的投资者认为“既然我看不清你,我就远离你”。具体就是抽贷、压贷、减少规模、上收权限、煤炭企业发债一概不买。大多数投资者照顾到“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政策以及和企业既往的合作情况,现在既不抽贷压贷,也不新增贷款,继续保持存量规模不变。只有少数的投资者认为,当下正是进军煤炭领域的重大机会。

目前,山西省政府和山西国资委已建立起必要的工作机制,确保国有煤企不发生债务违约现象。王一新称,“山西的优秀煤炭企业经过这一轮市场的洗礼,加上正在推进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措施落实到位,将大幅提升自己的竞争力和盈利能力。”(新浪财经 张蕾 发自北京)

山西某煤炭企业财务部门负责人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已经三个月没有山西的煤炭债券发出。”


光大证券固定收益研究部门的报告显示,截至2015年年末,七大省属煤炭集团的负债总额达11885亿元,体量相当于山西省2015年GDP(12802亿元),资产负债率达到82.51%。

山西省政府带领山西七大国有煤炭企业和两家民营煤炭企业的路演在北京金融街吸引了200多双眼球。“山西煤炭产业发展专题推介会”这场被称为“路演”的节目,面向在场的100多家金融机构,一时间备受关注。

存量债券方面,截至2016年7月,山西省属七大煤炭集团的存量债券规模达2162亿元,其中超过2000亿规模的债券将在未来5年内到期,其中,一年内到期的债券规模达609亿元(占比28%),此外还有365亿元的债券(占比17%)将在未来3年内到期。整体而言,山西省属七大煤炭集团的短期偿债压力较大,若未来债券市场融资环境趋紧或发生不利变化,将对煤炭企业的偿债能力产生一定的不利影响。

图片 2

2剥离煤企“不该背负的包袱”

参加推介会的煤炭企业包括:山西焦煤集团、同煤集团、阳煤集团、潞安集团、晋煤集团、晋能集团、山煤集团、永泰能源及美锦能源。

为了重塑投资者对煤炭行业的信心。王一新表示,去除掉低效、落后产能,关闭僵尸企业,推动优质煤企轻装上阵,焕发市场活力。对于有前瞻性的投资者而言,此时恰是进入优质煤企的重要机会。

图片 3

山西省煤炭厅负责人也称,去产能是山西煤炭产业尽快“扭亏脱困”实现转型升级的需要

煤炭到底是“丑小鸭”还是“黑骏马”? 推介会上,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司长方君实认为,今后要退出一部分产能,也要发展一部分优质产能。山西煤炭资源丰富,品种齐全,也形成了一批优质的煤炭企业。当前去产能是优胜劣汰的必然过程,是实现煤炭产业脱胎换骨的必要经历,是“利好不利空”。 虽然煤炭行业现在面临很多困扰,但也必须看到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我国还是煤炭消费为主的能源格局,煤炭仍将是最经济、最可靠的能源资源。煤炭能源的支柱地位不会改变。

山西省煤炭厅数据显示,通过实施减量生产的措施,2016年1-5月,山西煤炭产量比去年同期减少4131万吨,下降11.1%;煤炭企业库存比年初减少1234万吨、下降24.73%,煤炭市场供求关系出现了一些积极变化。

图片 4

据介绍,今年,山西省率先退出2000万吨落后产能,计划在2020年前退出1亿吨以上,未来煤炭产能控制在10亿吨以内,矿井数量由1079座减少到900座,做强做大优质煤炭产业。其间原则上停止核准新建煤矿项目,停止审批新增产能的技术改造项目,不再进行煤矿生产能力核准项目审批。

图片 5

王一新还表示,“至少在未来30-50年时间内,煤炭仍是中国不可替代的主要能源。”中国煤炭企业获取煤炭的成本较低,煤炭开采工艺技术已经比较成熟,属于各方面成本比较公允的行业,只要企业管理科学,即使是今天这个价格,我认为煤炭应该也是盈利能力很稳健的行业。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梁嘉琨表示,中国的工业化发展仍然离不开煤炭,山西的煤炭资源丰富,品种齐全,开采相对容易,质量优良,生产工艺达到国际化水平,山西近邻煤炭消费市场,具有竞争优势。 中国银监会山西监管局局长张安顺特别指出“山西七大煤企资信状况良好,从未发生一笔不良贷款,并且一直是银行业重要的优质客户”。 山西省金融办主任郭保民表示,2015年,山西省社会融资总量4499亿元,同比增加258亿元,其中新增贷款2016亿元,债券市场融资2282亿元,通过股票融资240亿元,表外融资(高成本融资)净下降。融资成本较低的债券融资成为山西企业融资主渠道。2016年上半年,山西省各类融资2139亿元,其中煤炭行业贷款余额4715亿元,煤炭企业通过债券市场融资新增461.7亿元。在当前煤炭价格下行,煤炭产业面临严峻形势下,山西省的七大煤炭集团,基本保持了存量融资按时接续,山西煤炭集团是银行和投资机构的优质客户。至今未有一笔不良贷款,也没有一笔债券违约。 王一新称,未来30-50年内,煤炭在中国消费中仍然是主角,其消费比重的下降是缓慢、渐进和长期的;即使在今天这样的市场条件下,只要企业管理科学,煤炭企业仍然可以拥有稳定的盈利能力。煤炭企业之所以现在的日子不好过,成为被人们忽视的“黑骏马”,是因为背负了不该背负的成本——要么人员冗余,要么承担了办社会职能,要么内部管理出了问题。这些因素恰是可以通过改革拿回的利润空间。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发布于公司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山西省煤炭厅副厅长胡万升披露了山西省煤炭去

关键词: 金沙澳门官网